<br>小弟我就读一间为在嘉义的某间大学,嘉义是个纯朴而可爱的地方,不过也<br>因为民风纯朴,我们学校的同学性观念也相对保守,所以我在这边也不曾和女性<br>同学谈论过什么性事。<br>大学的时候我们班有一个女孩,名叫欣欣,长相十分清秀,但因个性十分独<br>立,也不爱随着身边环境影响去做自己不感兴趣的事(事例如聊时下的当红偶像<br>,或者谈论倾慕的对象),所以在班上并沒有特別要好的女性友人,而跟他比较<br>要好的同学,看来看去可以说是小弟我了,起先也沒有跟他特別要好,只是偶尔<br>会一起出去游玩或吃饭,但也都是一群人,所以虽然称的上有熟,但也只算是一<br>般同侪的交情。<br>因为学校男女宿舍明显不均,明明是男生略少的商管科系,男生却到了大二<br>就几乎都要外出找房子住,而女生则大约到大二还有半数可以住在宿舍(也包括<br>欣欣),所以上了大二我便同几个同学到学校附近找了间套房住,运气不错我找<br>了一间宽敞舒适而且包水包电冷气可以一直开的套房,唯独有个生活大小事都要<br>坦承以见的室友,于是我有一年以上的时间都要熬到他睡了才能手淫,或者是趁<br>室友外出时盡速解决。<br>暑假到了,我因为跟家人相处不和睦,不打算回家,所以几乎都待在我租的<br>这间套房,而欣欣则是因为打工的关系,暑假也沒有回家去住,可是暑假期间学<br>校宿舍并沒有开放,于是欣欣便跟我说:「阿彦,我暑假期间想去你那,方便嘛<br>反正你室友回去了,房里也有空床。」<br>我听了哪有说不好的道理,当然二话不说答应,甚至为了他方便进出,还打<br>了把钥匙给他,开始了一段有点暧昧但也沒想到会有逾矩之事的同居生活。<br>我起先对他的淫念并无明显流露出来,相处往来一直都很守规矩,直到有一<br>天她外出打工,我一如往常在家手淫,突然想到她刚洗完挂在浴室里的内衣裤,<br>一时性奋,每天都是一样的看A片打手枪,总算能来点不一样的,我先把她的内<br>衣裤拿近来,仔细一看她的胸罩挺撩人的,看不出来这样一个清清秀秀又文静的<br>女孩会穿那么性感的粉红色蕾丝边的黑色胸罩,我对着她的胸罩内侧身深吸一口<br>并伸出舌头舔着大约是乳头的地方,刚洗完的内衣只有一股洗衣精的香气,接着<br>我拿着她的内裤勐力往我那宝贝上搓揉,心里暗爽着要是等她穿上这条内裤,我<br>的鸡巴等于间接顶过她的淫穴,于是我那一阵子几乎天天都用这总形式手淫,有<br>时甚至还会偷偷抹一点精液在她胸罩或内裤里面,而她打完工又毫不知情的帮我<br>包了宵夜回来和我一块吃,我真觉得我好淫秽又有种莫名的快感;就这样我对她<br>的淫念一天一天日与聚增。<br>有一天欣欣外出回来,神情看似有些开心,我便问道说:「你今天怎么回事<br>,好像特別开心」<br>她便跟我说到:她今天在学校遇到了她一直觉的条件很好的学务处工读生跟<br>她要了MSN,而聊天中她也得知我认识那个工读生,当然是跟我打听那个工读<br>生的为人等等,毕竟跟他朋友一场,我便把我知道的直说,那工读生十分的花心<br>,常自豪自己多会把妹,玩过的女孩也不计其数等等,欣欣听完似乎有点落寞,<br>突然跟我说:「阿彦,我们去买酒来喝吧!」<br>我听了有点惊讶,我心想沒那么严重吧,又沒有发展到会受伤的程度,须要<br>借酒浇愁,不过既然他先提的,我哪有不答应的道理,便与她去附近的超商买了<br>好多啤酒和零食回来边吃边喝边聊天。<br>酒过三巡,欣欣已经有点昏昏茫茫,还好我平时有在锻(ㄒㄩˋ)炼(ㄐㄧ<br>ㄡˇ),所以意志还十分清楚,当然我不是不想搞他,只是毕竟同学一场,如果<br>我露出本性把它硬上了,以后要怎么当同学,我要怎么去上课,怎么在班上混下<br>去所以我还是很理智的扶着她躺上我的床,而我则去睡我室友的床,讲白了我<br>也是有色无胆,哈哈!沒想到莫约躺了三十分钟,她开始呻吟着说:「阿彦…我<br>头好痛喔…我第一次喝那么多…」<br>我听了便起身,坐到她床边,帮她按摩着后颈和太阳穴,「有好一点沒有<br>」<br>「沒有…还是好痛…」<br>我虽然在帮她按摩,但身体却越来越不老实,一开始还只是沿着床边坐着,<br>后来越坐越低,最后几乎躺在她身旁半搂着她在帮她按摩他的太阳穴,我将脸靠<br>她很近,闻闻她的体香,吃吃它的豆腐,这时她突然将脸转过来,不经意的跟我<br>接了吻,她开始呻吟着说:「彦…我们…我们变得不像同学了…」,我便趁势开<br>始进攻:「那我们今天就別当同学了吧!」<br>她听了沒有回应,我则更大胆直接将脸贴在她脸上,将舌头伸进她的小嘴中<br>,她略有吓到,但是也沒有反抗或闪躲的动作,我越来越逾矩直接压在她身上,<br>开始亲吻她的颈肩、锁骨、喉咙、双耳,手也沒闲着,一只手爱抚着她的头髮,<br>一只手则撩起她的衣服,「彦…我身材很差…」,听她讲这些娇嗲羞涩的话,我<br>更是性慾大发,裤档中那寡廉鲜耻的怪物已经失控,坚毅的蓄势待发隔着裤子顶<br>着她的身体,我猴急的退下的她的上衣、胸罩、牛仔裤也被我脱了,但我要脱她<br>的内裤时,她却伸手拉住不让我脱下,原来她沒交过男朋友,当然也是第一次跟<br>男性有这样的接触,害羞不敢让我看见她的私密处,我也不想强迫硬扯下,毕竟<br>我想一道一道的突破她,而非霸王硬上弓的佔有她;我也以最快的速度脱完我的<br>衣服,跟她身体贴着身体,感受着彼此的体温。<br>美中不足的是她胸部时在不大,微微隆起的胸部大概是A罩杯吧,可我哪管<br>的了那么多,清秀的脸蛋和白皙的皮肤,还有青涩的反应,就算多了两三个罩杯<br>也不过是锦上添花,我哪有因为胸部不大就兴致大减的道理,起先欣欣还害羞的<br>双手遮着胸部不好意思让我瞧见,这害羞的动作更让我兴奋了,我将她双手拨开<br>,用我的双手跟他十指交扣,她等于无力在遮掩,细緻的胴体在我眼前逞现,我<br>像条公狗一样大片的舔着她的胸部,虽然不是山珍海味但无疑是一道清爽佳餚,<br>她微微的呻吟因为头一次被舔胸部而满脸通红,我更使坏了,将一只手伸进她内<br>裤中轻轻抚弄她的私处,温润的爱液已让她的私处变成水乡泽国,连内裤也湿了<br>大片;她脸更红了,而我则开始逗着她的阴蒂,轻微的捏或着是稍微使力的按压<br>,每次一使力都让她身体抖动一下,沒一下子,她身体捲缩起来,全身发抖,趁<br>着她不断发抖,身体酥麻,我将她的内裤扯下,撑开她的双腿,贪婪的舔食她的<br>私处,而她最私密的地方在我面前毫无遮掩,又是害羞又是兴奋,看来这羞涩的<br>小美女也隐藏不住对性的渴望了。<br>我脱下内裤用我寡廉鲜耻的怪物对着她,她第一次真实的看到这东西,害羞<br>又好奇,我便将她的手引来握住我的宝贝,让她轻轻的来回搓揉,我也继续舔食<br>她的蜜穴,温热的蜜汁不断流出,她也微微的呻吟着,好了,前戏已经够久,在<br>继续下去就歹戏拖棚了,我压在她身上,那只寡廉鲜耻也夹在她的双腿之间,「<br>我要你。」<br>我在她耳边轻身说道,「会痛,我怕…」<br>欣欣这样回道,「一开始有一点痛,之后就会很舒服了,会比刚才更舒服。<br>」<br>其实我也沒有很清楚啦,但是我哪愿意退让,就算我愿意退让,我的身体也<br>会由我那只粗挺的寡廉鲜耻接管,到时我的理智才会真的被埋沒,从斯文禽兽变<br>成变态魔兽,所以连哄带骗也要她让我进去。<br>「不可以太用力喔…你有沒有保险套」<br>我听了火速起身从抽屉里摸出一个保险套迅速拆封套上,回到她身上,用寡<br>廉鲜耻顶着她的小淫穴,我的双手压着她的双手,慢慢的顶进去,她的眉头开始<br>皱下来,表情显得有点痛苦,果然是处女的小穴,又紧又热,缓缓的,终于我的<br>寡廉鲜耻完全进了她体内,被她又紧又热的小穴包覆着;不过欣欣却眼角泛着泪<br>,「好痛…」,我听了又是不捨,却又充斥着征服的快感,低下身去,轻抚她的<br>额头和脸颊并亲吻着她,吞下了她的眼泪,安抚着她,可下半身却沒爱抚她,已<br>经怒吼着不断来回进出,她的嘴虽然被我的嘴含着,但还是不住的发出呻吟,双<br>手紧抓着我的背,还用手指用力掐着,我被她掐疼了,摆动的下身频率越来越快<br>,之后我让她翻过身子,狗爬式的背对着我,我则扶着她的纤腰,对准他的小穴<br>,又一次长驱直入,一口气直挺到她的底,她的呻吟也转成一声尖锐的叫声,声<br>音大的我好担心被邻居听见,可是我心理好爽,在稍早之前还跟我沒有多少肢体<br>接触,礼尚往来,只是关系清清白白的同班同学,如今她正一丝不挂背对着我被<br>我推送着,而我佔盡她的体温,体液,我的寡廉鲜耻也在她的体内冲刺着,而她<br>娇羞的背对着我,双手抓着枕头侧脸趴着不断呻吟,不久后我的保险套前面的空<br>隙一阵温热,真可惜我不是直接内射她,不过他不久前还是个害羞的处女,愿意<br>被我戴套征服我也该知足了,毕竟进来大学后它不知道打枪了多少的学伴还有几<br>个个跟他告白的同学学长,我的外貌和魅力也并非格外出众,而如今她却赤裸着<br>在我怀里娇羞喘息,可以跟她有这样的一晚实在是很幸运的事。<br>之后我便跟欣欣成了男女朋友,毕竟我夺走了她的第一次,正式跟她交往是<br>应该的,在说她也不是个随便跟人发生关系的人,当她的男朋友也才有下一次,<br>新学期开始,同学都很好奇我怎么会在一个暑假间跟她有这样的发展,而失控的<br>那一晚我也沒有对人提过,毕竟要保护她,不能让別人知道欣欣的的一次是因为<br>喝醉了而将给了我。